九年长成,陷困境商家钻空子

来源:http://www.0353bbs.com 作者:时时彩平台 人气:179 发布时间:2019-09-21
摘要:【 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 企业关注 】今年是我国宣布实行“限塑令”的第九个年头。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通知》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

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 企业关注】 今年是我国宣布实行“限塑令”的第九个年头。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通知》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九年来“限塑令”的“存在感”越走越低,一路下滑,现在的大超市、小市场,各种尺码的塑料袋又大行其道、比比皆是,顾客掏几角钱很方便就可以在收银台买到塑料袋。“限塑令”效果大打折扣,说消亡殆尽也不为过。“限塑令”软在柔、败于柔,终没有达到限塑的目的,成了吓唬不了谁的“稻草人”。
“限塑令”成了“卖塑令”
“限塑令”实行初期,商场、超市、菜市场纷纷不再向顾客提供塑料购物袋,超市向顾客推介没有污染的棉纺布、无纺布、绿色材质的购物袋。许多人养成了不使用塑料袋的好习惯。据某机构调查显示,当时全国3万多家塑料袋生产企业有一半左右停产或者转产。可见,“限塑令”在初期效果显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的规定让“嗅觉灵敏”的商家看到了巨大的商机。各大超市里,塑料袋明码标价、有偿供应塑料袋开始“理直气壮”,顾客购物忘了带布袋或者布袋装不下,超市就乘机兜售塑料袋,“限塑令”演变为“卖塑令”,商家没有带头执行“限塑令”,反而热衷卖塑料袋赚钱,一送一卖之间,“限塑令”被釜底抽薪,跑风漏气的商家瓦解了制定政策者的厚望。从顾客的角度来说,环保购物袋又厚又硬、式样呆板、不便随身携带,且价格相对较高,远不如一次性塑料袋方便、实用,长此以往,塑料袋再次走红、走俏,重回江湖。
塑料袋重回江湖在小市场情况更甚。记者在西安市雁塔区一个小型菜市场看到,这里的塑料购物袋就挂在顺手处,可谓“随手可得”,每家商户的货架、菜品周边及商户老板的手中都有塑料购物袋,全是免费提供使用,而且大多要多少给多少。提到“限塑令”,某蔬菜店老板连连摇头,称“超市的菜那么贵还收你袋子钱,我们这多好,付钱去掉零头,买菜回家连垃圾袋都搞定了!如果每家商户都卖袋子,你得多花多少冤枉钱?”记者看到有人只买了很少的菜品,老板依然会用塑料带装好、称重,无偿使用塑料购物袋在菜市场了已经成为商家和顾客之间的一种默契,老板给得顺手,顾客拿得心安理得。
时下,塑料袋的生存空间不仅没有受限、萎缩,反而红火、不再遮遮掩掩,透着一股得人心、顺民意的自信。
“限塑令”渐行渐远“白色污染”愈演愈烈
草绳系肉、柳条串鱼、荷叶包豆腐、纸袋装油饼、竹篮子放蔬菜......透着环保、休闲和雅致的购物习惯都去哪儿了?
塑料购物袋被称为“20世纪人类糟糕的发明”。塑料袋尽管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便利,但200年至1000年的自然降解周期带来的“白色污染”让人头痛不已。因焚烧塑料袋带来的土壤、空气、水体污染,更被人认为是潜伏着“断子绝孙”的巨大隐患。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塑料总消费4亿吨,中国消费占到6000万吨以上。“白色污染”的危害可谓众所周知。
我国城镇的“白色污染”触目惊心,随风飘舞的塑料袋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破坏。“限塑令”实施初期,我国的“白色污染”得到了一定程度遏制。近年来“限塑令”有些懈怠、甚至有名无实,“白色飞花”又开始困扰我们的生活:高速公路上飘来飘去的塑料袋影响司机视线使飞驰的汽车出事故,动物误食了塑料袋命丧黄泉,垃圾堆垃圾场塑料袋比比皆是……这些都在提醒我们:越来越多的人忘了“限塑令”,人们不再自觉减少使用塑料袋、不再重复利用塑料袋,“限塑令”渐行渐远,从我们的身边走开了。
别让“限塑令”成为众人眼里的笑话
“限塑令”为何形同虚设?究其原因有三:一是习惯问题。老百姓多年使用塑料袋已成习惯。很多年轻人不习惯购物自带环保袋,对花钱买塑料袋只想方便、忘了环保。二是商家无良。商家为了成交、销货,提供塑料袋既是“服务”,也是招徕促销。一卖一装,“限塑令”被忘到了脑后。三是观念问题。绿色环保理念在广大市民心中尚未完全扎根,部分经营者、消费者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知行不一。绿色包装、绿色消费观念还需进一步确立。
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陈晨分析认为,通过收费限制使用,确实能减少塑料袋的使用量。但是消费者付费以后,产生经济学上“代偿心理”,使用塑料袋会更理直气壮,塑料袋使用反而会增长。“限塑令”行走九年效果不佳。
陈晨指出,“限塑令”希望变无偿为有偿的思路是对的,但限制的起点与限制的目的不匹配,消费者只付出了塑料袋的生产成本,却没有支付降解塑料袋的生态成本、环境治理成本,“限塑令”便遭遇了尴尬。监管有难度,生产有利益,消费有依赖的各方行为交叉,为塑料袋留下生存空间,使得“限塑令”陷于空转、难以落实。
遏制“白色污染”,不能只限用、不限产、不限销。“限塑令”在顶层设计上存在缺漏,原本被寄予厚望的“限塑令”九年后成为众人眼里的笑话,值得决策者认真总结。

日前,有关“限塑令实施7年名存实亡,却让超市大赚”的报道,让沉寂7年之久的限塑话题再度成为民众关注的热点。

去菜场买菜或超市购物时,你是愿意使用免费提供的超薄塑料袋,还是花钱购买商家提供的塑料袋,或者自带环保购物袋呢?看似简单的一道选择题,在“限塑令”实施9年而效果却并不理想的当下提出,就显得不那么轻松了。

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这份被公众称为“限塑令”的通知明确:“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知》下发。这份被群众称为“限塑令”的通知明确规定:从2008年6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在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时至今日,“限塑令”缘何收效不佳,政策失灵的背后有什么深层原因?

“限塑令”实施初期,商场、超市、菜市场一度出现无免费塑料购物袋的局面,人们购物也开始使用其他材料的购物袋。当时的调查显示:全国3万多家塑料袋生产企业中,有一半左右停产或转产。可以说,效果相当显著。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局面并未持续太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免费塑料购物袋开始悄然回归,不仅“限塑令”刚出台时的明显效果不复存在,人们甚至感觉塑料袋的用量比以前更大了。

政策让商家钻了空子

监管不力“白色污染”卷土重来

据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塑料总消费量4亿吨,中国消费6000万吨以上。“限塑令”规定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价格的杠杆调节机制来提高公众环保意识,引导、鼓励公众合理使用塑料购物袋,促进资源综合利用,保护生态环境。

小商铺重新提供免费塑料袋,大商店继续售卖数量可观的塑料袋……9年过去了,政府颁布的“限塑令”最终未能有效控制“白色污染”,原因何在?

“限塑令”本着减少塑料袋的使用,降低白色污染保护环境,在我国执行已历时7年多,然而近期媒体反映,其非但没有达到明显“限塑”目的,反而成为商家发财的又一商机。

监管不力被认为是“限塑令”被“架空”的直接原因。想当初,超市、菜市场总是有人检查“限塑令”的执行效果,商家自然不敢放肆。但塑料袋的生产企业众多,销售渠道和使用场所更是五花八门,在旷日持久的“猫捉老鼠”游戏中,监管部门鞭长莫及,检查力度和频次跟不上,导致一些商家又肆无忌惮地提供、使用不符合要求的塑料袋。

不少商场超市售卖有偿塑料袋时,在一角多的成本价格上翻上两三倍售出,很多商家为了压低成本,常选用厚薄度较低、成本价较低的塑料袋进货,而这种低价塑料基本上是不可降解的白色污染塑料。

在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季君晖看来,通过价格杠杆推行“限塑令”,效果当然有,却相当尴尬。“一方面,有偿使用塑料袋背后的价格弹性不足以让人望而却步。几毛钱的价格对一些精打细算的老年人或许还有一定影响,但对于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要单纯从经济上考虑,恐怕效果微乎其微。另一方面,消费者付费以后,会产生代偿心理,使用起塑料袋来反而会更理直气壮。”

“自从塑料袋收费了,很多超市做的塑料袋薄到根本没法重复利用。长春恒客隆超市大袋五角小袋三角。超市广播成天在播:亲爱的顾客,我超市使用的塑料袋为新型环保袋。质地较薄,无法承受太多重量……说白了就是这袋不结实,东西多得多买点。买点东西用好几个袋不说,往回走时还有可能漏了。”家住长春的王先生说道。

多数消费者不在意塑料袋的成本,商家就有了提供的动力。

除此之外,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相比于计较几角钱的塑料袋成本,宁愿多花钱来满足自身购物便携的消费需求。不少商场购物中心,每年仅出售塑料袋就能盈利上千万元。

在浙江省杭州市屏风街农贸市场,记者发现每个摊位上都绑着一叠白色塑料袋。每称好一把青菜,摊贩就熟练地扯下一个袋子把青菜装进去。“袋子是免费的,大部分人需要我们提供袋子。”一位摊贩坦言。

消费者支持度不高是主因

小摊位随便给,大超市则从塑料袋的有偿使用中获利颇丰——手拎袋一律收费,连卷袋则以强制消费的方式转嫁到商品价格中。

节假日正是塑料袋使用更为集中的时间段,民众出门购物的概率大大增加,而此时的商家也通过有偿提供塑料袋来供百姓消费。

此外,“限塑令”还面临随“互联网+”兴起的快递业和外卖业的新挑战,这恰恰是“限塑令”实施和监管的“灰色空间”。有数据显示,我国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247亿米的封箱胶带;如果按照每个订单使用两个餐盒估算,目前国内互联网订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数量约达4000万个。

今年春节期间,笔者走访山东省潍坊市的各大超市,发现民众购买年货大多仍选用塑料袋来包装商品,结算处放眼望去极少有自带环保袋来购物的消费者。“贵点就贵点吧,这么多东西,又不可能随身带着购物袋,怎么说还是塑料袋方便些。”刚采购完商品从超市走出来的李先生说。

看来,在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之时,小小塑料袋带来的影响远非当初“限塑令”设想的那么简单。

徐女士也表示,虽然知道应该保护环境,降低塑料袋使用量,但是超市售货处只提供有偿塑料袋,并没有其他的环保袋售卖,“可能也是因为其他环保型袋子成本比较高吧,毕竟购物出来都是图方便,多花几角钱多数人也不在乎。”

使用成本低“限塑令”收效甚微

笔者采访到的某超市工作人员表示,超市内部分装食品的无偿塑料袋使用量并没有减少。“装散装食品的这些塑料袋不收费,有些购物较少的顾客甚至选择用这种袋子装所买的商品,限塑令基本对该类型塑料袋的使用没有实质影响。”该业内人士说:“虽然有了限制,但公众的消费习惯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限塑令”旨在提高塑料袋获取的成本,让用户为使用塑料袋支付一定的费用,以减少塑料袋的使用。

相关部门监管不力

家住山西省太原市并州路的李女士说:“随身携带购物袋不方便,也记不住,我只要去超市购物都会购买几个塑料袋,几毛钱就能解决的事,不必那么麻烦。”拥有李女士这样想法的消费者其实不在少数。显然,用低微的经济杠杆来控制购买、使用塑料袋,已被证明收效甚微,需要另想他法。

相关环保业内人士表示,“限塑令”推行初期的时候,塑料袋的使用量是下降的,但替代塑料袋的物品并没有有效地推广或者跟进。

有专家建议,“限塑令”应该延长监管链条,不仅要限用,还要限售、限产,在需求侧和供给侧两端同时发力。“不妨参考环保行业‘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将‘限塑令’的执行重点放在供给侧。可对生产厂家和销售商征收环保税,将环保成本转嫁给供给侧,并通过给予塑料袋回收商家补贴,从而控制供给并做到回收利用环节的环保化处理。”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超市执行的还是相对到位一些,但是菜市场、路边的商贩等非固定营运商家仍然会用0.025mm以下超薄塑料袋,“包括对超薄塑料袋生产的小作坊销售的渠道也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冉冉在调研中发现,“限塑令”实施以来,塑料袋使用量仅减掉一成。“限塑的成本太低,消费者一般不会考虑几毛钱的塑料袋成本,导致不少大型超市每年仅出售塑料袋竟能赚上千万元,‘限塑令’实际成了‘卖塑令’。”为此,他建议改“限塑令”为“禁塑令”,各省市可根据情况给出“禁塑”时间表及具体实施细则。“此外,还应在全国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不可降解的聚乙烯和聚氯乙烯塑料袋,改为可完全降解的聚乳酸等食品袋,并尽量减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负责人表示,“限塑令”的实施,在农贸市场、大型商场是“两重天”。超市、商场的不可降解塑料产品替换率较高,塑料袋都有可降解标志,而菜市场塑料袋更为轻薄,并没有标注是否可降解。商贩还是习惯用塑料袋简单包装,想要查获生产违规塑料袋的“黑作坊”非常难。

“白色便利”不是绿色生活,伤害环境没有赢家

“限塑令”中赋予了质检、工商、环保等部门相关责任,而这些部门既要各司其职,又要密切配合,形成强大的“限塑”执法监督网。只有对一切违反“限塑令”的行为依规依法进行处罚,让无视规定的单位和个人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能重塑“限塑令”应有的严肃性和震慑力。

“记得‘限塑令’刚出来时,大家的积极性特别高,也很重视。我用不穿的旧衣物做了好多购物袋,还送给邻居和同事,既方便、实用又环保。”家住北京市马家堡东路阳光花园小区的张女士回忆道。

公众环保意识有待提高

不过据张女士观察,时间不长,公众的热情就开始急剧下降,目前自备购物袋的大多是老年人,年轻人自备购物袋的少之又少。“女儿5岁了,我经常带她一起购物。如果家里的大人购物时总是买塑料袋用,那么孩子们长大后又怎能养成自觉使用环保袋的习惯呢?”

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称,自2008年6月1日“限塑令”正式实施以来累计减少塑料购物袋140万吨左右,相当于节约840万吨石油、节约标煤1200多万吨、减排二氧化碳近3000万吨。同时,根据有关协会调查,2015年,国内塑料购物袋消费量约70万吨,其中超市等零售场所约30万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认为,无论是生产、销售还是使用方,如果因贪图一时的“白色便利”而至“限塑令”于不顾,其结果只能是满盘皆输——“表面看来,消费者短期似乎得到了方便,受损的却是长期的生存利益;超市等商家虽然赚得了金钱,却是以推诿责任与伤害环境为代价的”。

“限塑令”也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消费者自带购物用具增多,购物袋多次重复利用意识增强,在一线城市,大型超市,顾客自带购物袋的现象日渐增多。

在他看来,治理“白色污染”,没有什么比改变人的动机和行为更重要,“用什么类型的塑料袋,都不如少用、正确使用对环境的贡献更大”。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不少国家也通过实施有偿使用塑料袋的政策来限制塑料袋的使用。然而,尽管收费能减少一部分塑料袋的使用量,但还是无法解决塑料袋使用带来的白色污染问题。

2016年,杭州市环保志愿服务总队发起了“袋暖杭州”行动。志愿者们走进超市,向没带袋子的市民发放环保袋,并鼓励他们及时归还。活动过程中,志愿者做了一个小调查,发现每个家庭都有十几只闲置环保袋,如果这些袋子能被利用起来,将会有效减少塑料袋的使用率。

业内人士建议,应该疏堵结合,“限塑”的同时应普及可降解的塑料袋。

“一个袋子是小事,才几毛钱而已,但要大家都做起来,就是件大事了。”志愿服务总队队长孙毅说。

相比较于超市提供的便携塑料袋,环保购物袋都需要消费者随身携带,便捷性相比不如前者。然而要想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完全禁止塑料袋的使用也不可能。

如今,“限塑令”已实施9年,其间的得失值得人们深思。严格监管方式、延长监管链条、呼唤科技进步、提升环保意识……未来的路怎么走有待重新审视。

因此,消费者和商家环保意识的提升不可或缺,此外,执法监管力度也需加强。加大处罚的力度,使违法成本增高才能有效降低塑料使用量。

在常纪文看来,眼下治理“白色污染”的外部环境正变得越来越有利。“与过去相比,公众的绿色消费观念得到了很大提升,践行绿色生活方式的人群也在不断壮大,完全可以倒逼生产者和销售商承担起应负的社会责任。”

有分析人士指出,“限塑令”的效用最大化有赖于民众行动上的自觉,同时也有赖于政府的引导与政策的支持。除了要做好相关宣传引导,有关部门还应严格控制生产环节,严厉打击违规生产超薄塑料袋的不良商贩,严格监控批发、零售、消费等环节。唯有如此才能让“限塑令”令行禁止,消费者购物不再我行我“塑”。

(本报北京6月13日电 本报记者 张蕾 叶乐峰)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发布于时时彩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九年长成,陷困境商家钻空子

关键词:

上一篇:磨难后再次出发,事件盘点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